文竹山草

毕生夙愿是上斑

没有粮吃我要饿死了!!!想吃柱斑粮呜呜呜呜呜😭😭😭😭

【带卡/柱斑】夏日晴时雨 (中)


*cp主带卡辅柱斑,不过感情描写很少,主要是想讲讲故事
*但故事很无聊
*带斑亲情向描写,不感人的祖孙情
*OOC
*中短篇

夏日晴时雨

我又回到了那个乡村,站在斑的面前,距离上一次已过了整六年,我用右眼和他对视半晌,都沉默着,我的右脸仿佛有火在烧,刻下一道一道螺旋状的伤痕,那些伤痕太沉重,生生拽着我低下头颅,最终从他身边走过。

如今想来,见到他的时候我是感到委屈的,自从那一次事故后一年多来我吃的苦,流的泪,听到的流言蜚语,承受的指指点点,别人看着我时恐慌又鄙夷的眼神……又见到他让这一切都一股脑地爆发了出来,冲击的我晕头转向,我莫名的想道歉,想说对不起,我也不想的,又莫名的想发火,想问凭...

【扉斑】看客

*完结
*柱斑前提下的扉→斑 单箭头注意

看客

1

得到斑结婚的消息的时候,扉间还没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彼时是凌晨三点,外面才刚有些曙光,扉间接到了兄长柱间的电话,迷迷糊糊中隐约听到了一句“……接受我的求婚了!”语气甚是欣喜,如果扉间此时是清醒的,不需要去听就能推测出兄长的求婚对象是谁,毕竟他声音里的幸福感都快从听筒里冲出来了,但扉间还没完全醒过来,他迟疑的问了一声:“谁?”
“你没有听我说话吗?是斑呀。”

后面柱间又说了些什么,扉间已经不记得了,也没有注意到电话是何时挂断的。他从床上爬起,怔怔地看着窗外一方天空一点一点的亮起来,呆坐了很久。

唯一让扉间感到欣慰的是,他是第一个得知喜讯的人...

啊……终于见到它了……一打开腰封就笑尿我了2333333廓庵入廛垂手先生一本正经的评价太奇妙了😂特别想跟他说别装了你心里很开心的吧其实,还有我很想问一下宇智波豆皮寿司先生哪些是没有瞎扯的那一半啊www肉的部分吗?
还没正式开始看,简单翻了一下,虽然之前就知道还是忍不住感叹一下这阵容太太太太豪华了,靓瞎了我的眼温暖了我的心
简单翻了一下图,啊,怎么说呢,太美了卧槽,我日啊,美,除了美就是美,我爆炸,我升天了
还没开始看文,说实话有点下不去手了,都是超级喜欢的太太啊,我感觉我靠这个本子至少可以活一年,省着点看,看一篇少一篇(什么毛病)……
不过先翻了一下ft,太太们都太可爱了太好了吧😭😭😭😭都是...

【ABO/扉斑】衣冠禽兽 1

不要被标题蒙骗,没有肉,有肉也是拉灯,不拉灯也是一笔带过,不一笔带过也是又柴又无趣
瞎写着玩的,OOC

1
“太香了。”
“嗯?扉间你在说什么?”
扉间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把心里想的事说了出来。此时他和兄长柱间还有宇智波斑三人正一同讨论村里的事务,进行到“对三种性别的有序管理”这一话题。柱间关切的看着他,继而又包容的笑了:“哦哦,难道走神了吗?”
“……不,你有没有闻到香味?”是omega的信息素香味,浓郁的过分,兄长和自己一样都是alpha,也应该闻到了才是,可是柱间奇怪的看着他摇摇头:“什么味道都没有啊。”他说。
扉间有点急了,怎么会没有呢,这信息素的味道十分外放,几乎充盈着整个屋子,他哪怕试图屏住呼...

【带卡/柱斑】夏日晴时雨 (上)


*cp主带卡辅柱斑,不过感情描写很少,主要是想讲讲故事
*但故事很无聊
*带斑亲情向描写,不感人的祖孙情
*OOC
*中短篇

夏日晴时雨

我见到那个老冤家是在一个夏天。那天没有雨也没有云,天蓝的像一幅水彩画,我跑到庭院里仰头看,想感叹一下这少见的好天气,于是我运足了气吼了一声:“哇!”

然后就听到一把暗沉的声音说我傻小子。

那时我还小,蓝色背心和短裤,总是喜欢扣着个护目镜耍酷,以至于长大之后右眼近视的越来越严重。

我趁着暑假来我父亲的乡村老家玩,刚到这的时候父亲领着我认识了一圈家里的各路亲戚。虽然那个老头张口就说我傻,但招呼还是要打的,“叔公好!呃不对,曾叔公?曾、曾叔公?”我只记住...

【柱斑】兽 1




它饿坏了。
柱间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这样想着。它趴伏在雪地里,身体也是雪白的,四肢本应强健有力,但现在它们几乎无法支撑住它站立,只能对着柱间露出凶狠的表情,两排尖利的牙齿闪着寒光。

柱间向前靠近两步,它便后退两步。
它被吓到了。
为什么?
“有人伤害了你,是吗?”
得到的回答是从喉咙里压出的低沉呼声,对于野兽来讲大概意味着威慑。
柱间不禁觉得自己真够奇怪的,对着一只动物说话难道还会得到回答吗?如果它不是在如此虚弱的时候被自己发现,恐怕早已对自己发动攻击了,那样的牙齿和眼神,明显是只食肉动物。

他把背后的背包拿下来,在他动作的一瞬间它打了个机灵,红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动作,他翻了半天只找...

【压切明】自杀信件 (上)

*现代架空,奇怪的私设,OOC
*本来是短篇,暂时写不完了分两次更新

自杀信件

「你好,请问你想自杀吗?」

屏幕上的聊天窗口突然跳出了这样一行字,明石先是一愣,然后觉得有些莫名的笑了。

「你找错人了」

「那真是抱歉,不过如果有一天你想自杀了,可以联系我。」

现在他觉得有些生气了,手指触在键盘上发出生硬的声音,他想把对方狠狠用语言羞辱一顿,但想想又作罢,将其拉进黑名单后自己向后仰直接摔在了床上。

他摘下眼镜,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成为了一团一团胶着的颜色,灯光的昏黄,天花板的浅灰,和窗外映进来的车灯的颜色互相糅合吞噬。

房门被敲响,绿眼睛的孩子探头进来,“国行,吃饭了。”

“知...

【论坛体】你们关系这么好,为什么TM的不结婚?! (4)



*主CP柱斑,含带卡

【树洞】 你们关系这么好,为什么TM的不结婚?!

220L 让我们从头来过
诶刚老祖宗房间有声音……他喊了一声什么没听清,但听着挺难受的,这么晚了这老家伙不会又犯病了吧,我去看一眼

221L
声音?等会儿H还在老祖宗屋里吧…………想歪了的就我一个吗

222L
!!!你不是一个人!楼主!!别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23L
昨晚这么热闹?

224L
这帖子怎么又顶起来了

225L
哇这信息量……(〃ノωノ)

226L
噫,这肯定就是做了吧!

227L
楼主在吗???@让我们从头来过

228L
赌五毛昨晚是老祖宗在和H啪啪啪

229L
我觉得不一定,毕竟楼主不是...

【柱斑】一棵星


*短篇完结
*对花草一窍不通,如有bug希望无视吧
*一个半小时产物,摸鱼永远比填坑流畅

一棵星

斑站在了千手柱间的墓前。

这个最伟大的忍者,敬爱的初代目火影,为木叶,为火之国,为忍界奉献了他的一生,即使生命陨落,灵魂也会永远守护着他的人民。
礼官语落,百姓们泣不成声,前排以大名为首的达官显贵们也举起手抹着自己的眼睛。这是最盛大的祭奠,来者的人数和地位甚至超过了当初的建村典礼。

斑站在官员们的后方,百姓们的身旁,变身术和幻术,即便有足够的信心不会被人认出他还是用长袍宽大的兜帽掩住自己的面容,多亏了这场雨,让我显得不那么突兀,他漫不经心的想着,指间捏着一株满天星。

几个小时前他来到木...

© 文竹山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