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竹山萎

虽然两个人都喜欢但是不吃feiquan,请不要对我提

【柱斑】六道蚊子


*私设与ooc众多的脑残短文

*作者大概有病

*去年夏天一个失眠的晚上开始写,今年夏天一个失眠的晚上写完,然后在今天,夏末初秋一个失眠的晚上发出来祸害人

六道蚊子

夏夜。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这一对好友并排躺在地板上,斑仰躺着,已经把浴衣扯到露出了肚皮,还是热的汗直像水一样顺着额头往下流,他僵着脖子把头发撩起来一把抓在手里再躺下去,浓黑的硬直头发就散了开来铺在地板上。柱间侧躺在他旁边,面向着他看他折腾,手里拿一柄大蒲扇,给自己扇两下给斑扇三下,斑的一侧衣襟就略略飘起来,这下整个胸膛也露出来了。

斑斜了柱间一眼,看他貌似还挺悠闲的样子:“哎,你不热吗?”

“心静自然凉,心静……自然凉...

给w太太的小小repo

@W 

感谢W太太,书收到了,今天回到家才真正拿到手,赶紧来repo,估计我是最慢的一个了吧(>-<)

顺便,在repo之前有两篇从头重读了一遍,还是想磨叽磨叽一点小感想……

春日迟
每次看到这篇文的标题都觉得很温暖。这篇文真的让我很喜欢,不知道怎么形容好呀,无法用语言精准的描述自己的感受,只是看完之后会由衷的觉得,这就是他们的爱情了。了解与信任带来了平和,而爱情却带来惦念,使得创造和平的伟大人们也与平凡人无异,多奇妙。当年命运赐予的启示让他们获得前行的力量,此时这启示终于让他们停下了,对于这一对而言大概是最为幸福的了。
顺便一提,原文中这一句“一边劝架一边又挂心想...

【柱斑】阶梯


失眠严重,一直到早上八点都清醒着,写了这个东西出来,当时我的脑子应该是坏的,所以希望对我宽容,嗯

对了,短篇完结

阶梯

“今天由我来给你们讲一个故事,”男人转动着他混浊发黄的眼珠,努力用眼神传达出“此时的氛围是神秘的”这一信息,“这是一个好故事……是的,我不确定你们是否听得懂,但这是一个好故事,没错。”他神经质的搓着自己的拇指,似乎为他周围围坐着的人数感到满足。

千手柱间事先没有准备好凳子,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笔记本撕了两页纸下来垫在屁股底下,尽量找了一个靠近中间的位置,不然他就会被前排人的后背挡的什么都看不到了,这还不那么容易呢。

这原本是他的一点小爱好,如今已经是他的生活,满世

【带卡/柱斑】夏日晴时雨 (中)


*cp主带卡辅柱斑,不过感情描写很少,主要是想讲讲故事
*但故事很无聊
*带斑亲情向描写,不感人的祖孙情
*OOC
*中短篇

夏日晴时雨

我又回到了那个乡村,站在斑的面前,距离上一次已过了整六年,我用右眼和他对视半晌,都沉默着,我的右脸仿佛有火在烧,刻下一道一道螺旋状的伤痕,那些伤痕太沉重,生生拽着我低下头颅,最终从他身边走过。

如今想来,见到他的时候我是感到委屈的,自从那一次事故后一年多来我吃的苦,流的泪,听到的流言蜚语,承受的指指点点,别人看着我时恐慌又鄙夷的眼神……又见到他让这一切都一股脑地爆发了出来,冲击的我晕头转向,我莫名的想道歉,想说对不起,我也不想的,又莫名的想发火,想问凭...

【扉斑】看客

*完结
*柱斑前提下的扉→斑 单箭头注意

看客

1

得到斑结婚的消息的时候,扉间还没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彼时是凌晨三点,外面才刚有些曙光,扉间接到了兄长柱间的电话,迷迷糊糊中隐约听到了一句“……接受我的求婚了!”语气甚是欣喜,如果扉间此时是清醒的,不需要去听就能推测出兄长的求婚对象是谁,毕竟他声音里的幸福感都快从听筒里冲出来了,但扉间还没完全醒过来,他迟疑的问了一声:“谁?”
“你没有听我说话吗?是斑呀。”

后面柱间又说了些什么,扉间已经不记得了,也没有注意到电话是何时挂断的。他从床上爬起,怔怔地看着窗外一方天空一点一点的亮起来,呆坐了很久。

唯一让扉间感到欣慰的是,他是第一个得知喜讯的人...

啊……终于见到它了……一打开腰封就笑尿我了2333333廓庵入廛垂手先生一本正经的评价太奇妙了😂特别想跟他说别装了你心里很开心的吧其实,还有我很想问一下宇智波豆皮寿司先生哪些是没有瞎扯的那一半啊www肉的部分吗?
还没正式开始看,简单翻了一下,虽然之前就知道还是忍不住感叹一下这阵容太太太太豪华了,靓瞎了我的眼温暖了我的心
简单翻了一下图,啊,怎么说呢,太美了卧槽,我日啊,美,除了美就是美,我爆炸,我升天了
还没开始看文,说实话有点下不去手了,都是超级喜欢的太太啊,我感觉我靠这个本子至少可以活一年,省着点看,看一篇少一篇(什么毛病)……
不过先翻了一下ft,太太们都太可爱了太好了吧😭😭😭😭都是...

【ABO/扉斑】衣冠禽兽 1

不要被标题蒙骗,没有肉,有肉也是拉灯,不拉灯也是一笔带过,不一笔带过也是又柴又无趣
瞎写着玩的,OOC

1
“太香了。”
“嗯?扉间你在说什么?”
扉间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把心里想的事说了出来。此时他和兄长柱间还有宇智波斑三人正一同讨论村里的事务,进行到“对三种性别的有序管理”这一话题。柱间关切的看着他,继而又包容的笑了:“哦哦,难道走神了吗?”
“……不,你有没有闻到香味?”是omega的信息素香味,浓郁的过分,兄长和自己一样都是alpha,也应该闻到了才是,可是柱间奇怪的看着他摇摇头:“什么味道都没有啊。”他说。
扉间有点急了,怎么会没有呢,这信息素的味道十分外放,几乎充盈着整个屋子,他哪怕试图屏住呼...

【带卡/柱斑】夏日晴时雨 (上)


*cp主带卡辅柱斑,不过感情描写很少,主要是想讲讲故事
*但故事很无聊
*带斑亲情向描写,不感人的祖孙情
*OOC
*中短篇

夏日晴时雨

我见到那个老冤家是在一个夏天。那天没有雨也没有云,天蓝的像一幅水彩画,我跑到庭院里仰头看,想感叹一下这少见的好天气,于是我运足了气吼了一声:“哇!”

然后就听到一把暗沉的声音说我傻小子。

那时我还小,蓝色背心和短裤,总是喜欢扣着个护目镜耍酷,以至于长大之后右眼近视的越来越严重。

我趁着暑假来我父亲的乡村老家玩,刚到这的时候父亲领着我认识了一圈家里的各路亲戚。虽然那个老头张口就说我傻,但招呼还是要打的,“叔公好!呃不对,曾叔公?曾、曾叔公?”我只记住...

【柱斑】兽 1




它饿坏了。
柱间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这样想着。它趴伏在雪地里,身体也是雪白的,四肢本应强健有力,但现在它们几乎无法支撑住它站立,只能对着柱间露出凶狠的表情,两排尖利的牙齿闪着寒光。

柱间向前靠近两步,它便后退两步。
它被吓到了。
为什么?
“有人伤害了你,是吗?”
得到的回答是从喉咙里压出的低沉呼声,对于野兽来讲大概意味着威慑。
柱间不禁觉得自己真够奇怪的,对着一只动物说话难道还会得到回答吗?如果它不是在如此虚弱的时候被自己发现,恐怕早已对自己发动攻击了,那样的牙齿和眼神,明显是只食肉动物。

他把背后的背包拿下来,在他动作的一瞬间它打了个机灵,红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动作,他翻了半天只找...

【压切明】自杀信件 (上)

*现代架空,奇怪的私设,OOC
*本来是短篇,暂时写不完了分两次更新

自杀信件

「你好,请问你想自杀吗?」

屏幕上的聊天窗口突然跳出了这样一行字,明石先是一愣,然后觉得有些莫名的笑了。

「你找错人了」

「那真是抱歉,不过如果有一天你想自杀了,可以联系我。」

现在他觉得有些生气了,手指触在键盘上发出生硬的声音,他想把对方狠狠用语言羞辱一顿,但想想又作罢,将其拉进黑名单后自己向后仰直接摔在了床上。

他摘下眼镜,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成为了一团一团胶着的颜色,灯光的昏黄,天花板的浅灰,和窗外映进来的车灯的颜色互相糅合吞噬。

房门被敲响,绿眼睛的孩子探头进来,“国行,吃饭了。”

“知...

© 文竹山萎 | Powered by LOFTER